千年修道人的期盼

《千年修道人的期盼》
作者:修道者 下面的事情,也許會超出您的想像,這很正常,在我修煉以前也會感到不可思議的,那您就把它當作神話故事吧。如果您不是修煉人,甚至是無神論者,那可能不會完全理解事情的內涵,但也會引起您的思考,或許會促成救度您的機緣。 事情發生在二零一零年的秋天,十歲的孩子與家人去附近的一座山上野遊,山中有一座道觀,風景也算可以,在當地小有名氣,中午十分,孩子在帳中休息,兩位遊客在帳外做燒烤,此時,孩子從帳篷裡看到有一位道姑從山上向這裡緩緩走來,來到近前,道姑說:“此處林木茂密,氣候乾燥,樹木也是生命,施主用火定要小心。”,眾人紛紛稱是。見這道姑五六十歲的樣子,皮膚白皙,不高不矮,慈眉善目,口氣舒緩祥和,道姑又言:“吾見施主中有位道者,吾有些奇事對他言講。”,隨後帳外二人便與道姑攀談起來,遊客問“道長怎麼稱呼?哪裡居住?”道姑說“貧道道號‘清真’,寒舍是碧雲庵,就在此山中。”,從中午一直談到下午五點左右,這些是孩子後來對我講起的,當天孩子回來後,對我就說了此事,可是說的卻極其簡略,只是說:“老爸,今天我們碰到一位道姑,挺神奇的,她去過五臺山,她的師兄在那兒,有一次師兄帶她采藥,走到一個非常陡峭的山谷,無法過去,師兄讓她閉眼,她感到腳下似乎是踩到了棉花,再一睜眼就過去了。燒水用的是柳條編的茶壺。”我聽了也並未多想,只是感到孩子碰到了在山中的修道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轉眼來到了二零一三年,在一個月前的一天,孩子突然問我:“老爸,你說那道姑的師兄修了多少年了?”“他已經修了兩千年了!”,我聽了很吃驚,雖然在師父的講法中早知道有千年的修道人,可是,畢竟在現實中沒有見過,就開始詳細的詢問起來,孩子一說就是將近兩個小時,我問他當天回來為啥不說,他說他也不知道,當天啥也想不起來。一個過了三年的事情,卻比當時還記得清楚,我感覺很不一般。 ----------------------------- (以下內容都是孩子對我所講,為了方便您閱讀,僅以道姑的口吻講述。) 我是山東人,小時候正逢戰亂,爺爺被日本人殺死,我與父母逃離故鄉,在半路與親人走散,正恐懼哭泣間,迎面走來一位道人,慈祥的說:“我帶你去找你娘。”,這就是我的師兄,也不知走了多遠,太陽還沒有落山,我們來到了一座道觀前,“你娘就在前面,咱們在這裡休息一天,後天再去找她。”,第二天,太陽升起來了,師兄說:“咱們比試打禪吧,誰贏了給誰吃棉花糖。”,我那時三、四歲,坐了半個小時快忍不住了,正巧那時師兄大叫:“疼死了,我受不住了,我給你棉花糖。”,師兄帶我到了後院,後院不大,可看起來一望無垠,都是師兄種植的奇花異果,師兄隨手摘下一朵棉花給我吃,說也奇怪,看著是棉花,吃起來真甜啊!我就這樣跟著師兄讀經打禪玩耍,太陽一直掛在天上,直到我十五歲的一天,天一下黑了,我突然想起了我娘,師兄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我,從此我步入了修煉的道路,師兄的道觀就在五臺山。 一日我與師兄在山中行走,忽見林木之中許多豺狼虎豹,甚是兇惡,我正不知所措,師兄走了過來說:“看這滿山的精怪!”,然後就在我額頭寫了個“元”字:“師妹莫怕,從此它們都知道汝是吾師妹,誰也不敢傷汝,如果誰敢動汝一根毫毛,看吾把它打下九層地獄!”,言罷,滿山的野獸四散奔逃,無影無蹤了。從此,我獨自在山中再也不怕了,漸漸的我起了自滿之心,一天,我去河邊玩耍,正玩的高興,突然感到腿上一陣疼痛,低頭一看,鮮血直流,原來被一條大黑魚咬傷了。我哭著跑回去對師兄說;“你不是說誰也不敢惹我嗎?今天怎麼被咬了呀?”,師兄笑著說:“那就是吾讓它咬的,就是要去去汝的心!”。師兄帶我來到河邊,一招手,那條大黑魚就緩緩遊來,圍著我們游來游去,師兄說:“此乃是五百年的黑魚。”此時,我對師兄的用意似有所悟。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漸漸長大,在修道上也有了長足的進步,一天,師兄把我喚去,對我講:“汝不能永遠在吾身邊,必須自己獨立的修行才行,汝由此向北行百里,自有一觀,汝可在那裡修道,每三年回來,吾做指點”。我問師兄:“如果途中遇山遇河,可以繞行嗎?”“不可,遇山翻山,遇河過河,如果找不到那觀,就不要回來了!”。我依依不捨,但是不敢違背師兄,向著北方奮力前行,途中歷經艱辛,道袍被荊棘刺的千瘡百孔,身上處處是傷痕,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一次,我與師兄遊歷五臺山全境,在行走間,師兄給我打開了神足通功能,遊遍五臺山也只是幾個時辰,回到洞中與師兄打坐入定,在定中,師兄把思維與我連上,我知道了師兄許許多多修煉中的故事,和本門的來源。這些事情是師兄用思維傳感相告,比平常人的語言交流快上許多倍,幾個時辰的內容,若是用人言交流,五天也說不完。 在喜馬拉雅山上有許多修道人,師兄經常去看他們,半日就打個來回,他們有比師兄還修的高的,師兄就找不到,看到的都是比師兄層次低的,山下廟裡許多穿著紅袍子的人其實都不是人。 師兄在人間已經修煉了三世,第一世是從夏朝啟的兒子登基的時候開始,一直到商紂時期,第二世是從齊宣王時候開始,到秦朝荊軻刺秦王的時候,前兩次修煉都失敗了,第三世從秦朝末年一直到現在,他師父每次都會把他前世修煉的東西打開接起來。我與師兄在他第二世修煉的時候就已經結緣了,那時我出生在衛國,是一個小女孩,也是我在人間輪回的開始。我出生後,前胸和後背帶有清晰的胎記,前胸是卐字元,後背是八卦圖案,父母以為是不祥之兆,非常憂愁,這時候師兄正與他師父在齊國修煉,他師父說我與師兄有緣,讓他以後一定找到我,好好帶我。他們來到了我家,看到我父母為胎記憂慮,師兄的師父就想用功能把胎記消去,結果被胎記發出強大的功反彈,打的吃了一跌。以後每次轉世我都帶著胎記,師兄很容易就能找到我,在唐代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也是一個小女孩,在我三個月大的時候,師兄找到我,在我的額頭點了一下,頓時我的全身就好似熱湯洗過了一樣又滑又綿,在宋代我是一個挑酒的挑夫,在明代我是一個店小二,每次師兄都找到我。 師兄在秦朝末年開始了他這一世的修煉,師兄家境貧寒,父母無力撫養,便把他棄于山野,被一長毛怪物擄至深山,怪物正欲加害,忽見一道人從天而降,拂塵一抖,一道白光射向怪物,口言:“你這孽畜,還要害人!”,怪物逃命而去,這道人就是師兄的師父,他把師兄帶回了峨眉山的洞府。洞府之中有數千師兄師姐,他們當時都已年齡很大了,後來師兄師姐都圓滿離開了人世,只有一位師姐還在峨眉山,她已是三層世界掌管金鳳之主神。師兄的師父當年救師兄的時候,已經在人世修道快一萬年了。 師兄在洞府之中看到有一尊神像,被布蒙著,他師父經常伏拜於像前,長跪不起,因為還小,師兄出於好奇,一次趁他師父不在,偷偷掀開看,見神像頭上有三朵玉蓮花,神像上方有四個字“紫虛上人”,師兄就把玉蓮花拿下一個玩,被他師父發現了,狠狠的用戒尺打了師兄,也是唯一打的一次,他師父說:“汝是吾弟子,吾之至愛,可怎能因此而冒犯尊神!切不可再犯!”。後來師兄才知道,神像就是本門的掌門。 一日,師父(下文師父均指師兄的師父)問師兄:“徒兒,汝可知道西遊記否?”師兄答:“弟子委實不知。”,師父說:“西遊記乃是後人所作,書中有一人物名曰孫悟空,那日要害汝的是一個五千年的通背猿猴精,已修煉出護身神甲,比那孫悟空厲害上千倍!為師也只能將它打出原形,並不能消去它的神通”,說罷歎息,“那猿猴精經常手持三炷黑香,香冒黑煙,在集市上見人就拜三拜,一拜人天旋地轉,二拜人事不省,三拜靈魂出竅,這畜生專門吸食人的精氣,甚是可惡!”。 在一個夜晚,眾弟子與師父在洞府中打坐,忽然山中烏雲密佈,狂風大作,電閃雷鳴,極不尋常,猛地一聲巨響,一道黃色的閃電劃破夜空落到山谷,震的大地不住的顫抖,眾弟子面面相覷,師兄嚇的躲在了師父的道袍之下,師父面色凝重,一言不發,待風雨停歇,師父站起身,向四方拜了四拜。弟子問:“師父,這是怎麼回事?”,此時,師父已面露微笑,說:“不知是哪位尊神請來了五雷神火,將那猿猴精銷毀了。”。師兄當時還小,好奇的問:“五雷神火是什麼?能點燃咱洞中的柴薪嗎?”,師父說:“五雷神火是崇真上帝(根據道姑的讀音所寫)的護法神五極戰神所有,剛才降落只是百分之一,別說這柴薪,就是九霄外的靈霄寶殿也會蕩然無存!”。 師兄再大些的時候,一段時間曾經私自下山,弟子向師父稟告後,師父說“他還會回來的!”,師兄下山後做過許多營生,最後做了一個亭長,因完不成官差,又回到山中,在師兄二十四歲的時候,慈悲的師父離開了他,在仙逝的那天,師父盤腿打坐,面色凝重,只講了一句話:“耶穌已絕矣!”,言罷,雙目流下兩行清澈的淚珠,淚水落到道袍之上,化成珍珠。(聽到孩子講到這裡,我的淚水也奪眶而出,仿佛是跨越時空,與萬年的修道人一同見證了耶穌為眾生受難的悲壯,道人的淚水有對偉大覺者的感佩,也有眼見舊勢力作惡而無奈的悲涼),我問師兄耶穌是誰?師兄說耶穌是比他師父還高的神,師父走後把道袍留給了師兄,並給了他一冊竹簡經文,和一錠銀兩。師兄曾把這些物件給我展示過,那竹簡幾乎腐朽了,銀兩也因千年變成黑色,只是萬年的道袍和珍珠依舊如新。 師父曾經對師兄講過他的修煉故事,在他還是中年的時候,他的師父紫虛上人一日對弟子說:“吾離開十日!汝等在洞府靜修。”,上人回來後,眾弟子紛紛相問:“師父去哪裡了?”上人說:“靈吉菩薩在小須彌山頂設宴,吾去赴宴了。”,“怎麼不領我們呀?”上人笑曰“以汝等現在的修為,就是一萬年也去不了啊!”,又一日,上人說,汝等在此,那黃帝正與蚩尤大戰,吾去相助。(講到此時,道姑問遊客:“你們可知太上老君的青牛是何來歷嗎?”“它是蚩尤的第三個兄弟所豢養,在大戰中顯出本相,身形巨大,力大無比,和五極戰神相持,被太上老君用法寶擊中收服,成為坐騎。”) 後來,師父對師兄講了本門掌門紫虛上人,他是與女媧娘娘造人時同來世間。當時來的有五位大神,共掌五個方位,紫虛上人掌東方、一把碧青太阿劍亮出時金光萬丈,打磨時寒光森森、可斬六部正神;南方由崇真上帝掌管,一把開元傘,展開時日月皆閉、群星無光、搖一搖乾坤晃動;北方之神一把劈天斧使出時力劈華山、撥雲見日、翻江倒海、神鬼皆嚎;女媧娘娘掌中央,北方、西方大神的名諱,不能被常人知道,師兄沒有講出。黃帝勝蚩尤之後,紫虛上人對其他四位大神講:“中古文化開創已始,吾等不可在此久留,以免打破盤中之迷也!” 師兄的師父在臨走前曾叮囑眾弟子:“紅塵是刀山火海、無間地獄、龍潭虎穴、其中迷霧重重、愁雲慘慘、冷霧陰陰、入者皆迷其中,打去三花,消了五氣,入者絕無生還之理,只有從上往下,絕無從下往上之理,為師走後,徒弟要在山中靜修,切莫沾染紅塵。”對師兄說:“徒兒,咱們日後有緣還會相見,只是到時為師可能認不得汝,汝一定要把為師喚醒,如果為師不醒,就把本門經文拿給為師看,切勿忘卻!”師兄淚流滿面,把師父的話牢記于心。 (孩子一直隔著帳篷聽著,帳外兩個遊客,一個已經聽的入神,不住的點頭,另外一個卻不住的嘲笑,道姑只是笑笑) 師兄經常化成一個游方道人在人間治病救人,在唐代貞觀初年,師兄來到了都城西安附近,看到城內金光一片,出於好奇,師兄就進了城,看到這能量竟然是從皇宮發出,碰巧此時一位當年師兄的師兄正輪回轉世成魏征的舅舅,師兄就托夢給他,讓他找魏征帶師兄進皇宮,師兄在魏征的引見下進入皇宮,見到了唐太宗,用天目一看,見太宗皇帝四周瑞氣千條,祥光四射,頭頂三朵蓮花射出三道光柱直沖宇宙蒼穹之頂,也不知道有多高,當初的漢武帝也只是微微有些白氣,太宗皇帝從未修煉,如何有這麼高的威德?那師兄只是呆呆的看,竟然忘記下拜,吱吱唔唔的,嘴裡咬字不清,嚇的腿都軟了,如麵條一般動彈不得。 在日本人侵略中國的前二十年,師兄看到地獄許多骯髒之物轉生到日本,多數都成了軍人,有少部分轉成百姓,後來也都入伍了。那時候我還小,一次,一隊日本兵在五臺山迷路,不知怎麼就轉到我們的道觀前,這日本兵甚是野蠻,突然看到山中還有如此美景,高興的哇哇亂叫,隨手摘下樹上的桃子便吃,嚷嚷著向觀中走來,明明看著道觀就在眼前,卻怎麼也走不到,惱羞之下就開槍射擊,還用炮來轟,卻連點灰塵也打不起來,我讓師兄教訓那些日本兵,師兄笑著說:“這些小鬼甚是無理,可又未犯甚大錯,師兄也奈何不得,如果把它打下地獄,就是送它回家了,它還得給我路費呢。”,隨後做起了一陣風,把道觀隱去了。 也有個別修煉人被日本人殺害了,那都是有原因,一個真正的修道人是不會無緣無故的死去的。 那是嵩山的一個武僧,他已經煉出了金鐘罩鐵布衫百步穿楊,但在修道人看來,他的功果小的可憐,他有點像魯智深喝酒吃肉,一次他在山下喝酒後回到廟裡,正碰上一個日本兵在廟裡撒野,他按捺不住,沖出來把他打死了,方丈歎氣說這次他也救不了了,隨後日本兵開槍把他打死了,師兄用天目看到,這個武僧前世是一個強盜,曾經殺死一個德高望重的王員外,王員外修橋補路、樂善好施,是遠近聞名的好人,卻被他殺害了,王員外的冤魂始終不願意放過他,一定要他償命,這強盜(武僧)死後,來到陰間,本來是要下地獄的,陰司看到他來世有修煉的機緣就讓他又轉生了,可他做了武僧卻不遵守戒律,那王員外又要他償命,所以就只能被打死了。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師兄用天目看到他師父轉生到了浙江,現在是一位生意人,開了養魚場,師兄待到時機成熟,就化做一位農民,找到師父,可是師父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師兄把手抄的本門經文拿給師父看,也不起作用,師兄焦急萬分,在另外空間他師父的一個身體急得抓耳撓腮也無計可施。在每月的月初和月末,師兄都要找到師父。師父的人身說:“你如果再來騷擾我,我就搬家!”,師兄沒有辦法,就在暗中用神通打開師父他的記憶,可是,因為師父來的層次比他高,無論如何也不行。師兄無比的悲傷的說:“嗚哉!痛哉!天絕我也!吾師之恩何以為報!若吾師迷於紅塵,我豈能獨自苟且於世間!”(聽到這裡,不由得想到我的師父這麼多年來為度我們所做的一切,為宇宙眾生承受的一切,禁不住熱淚盈眶)。 深感此事能輾轉被我聽到絕非偶然,或許道姑、她的師兄,他們的師父都是應該得法的生命,和同修商量後,大家一致認為應該去一趟,親自去見見道姑,於是,我們一行五人,一路打聽,驅車趕到那座山,到了近前,看山勢陡峭,松樹茂密,山中果有一道觀,拾階而上進入山門,道長出門不在,觀中兩位信眾接待了我們。經過瞭解,山中根本就沒有“碧雲庵”這個道觀。 信眾說道長可能今天就要回來,聽到這些,懷著一絲遺憾,我們下了山,因為接近中午,就席地而坐,準備休息,只見兩輛計程車盤山而上,揚著塵土從我們身邊疾馳而過,待停車後,遠遠的看見走下一位道長,同修說:“快過去問問,別是信徒不瞭解情況。”,我小跑過去,向道長打聽此事,道長也不急於回觀,就走過來和我們攀談起來,道長所說的情況,和觀裡二信眾所講基本相同,雖然感覺有些失望,不過,在交談中我們把真相與道長和兩位信眾都講清楚了,而且給他們都做了stui,也算不虛此行吧。 想不到的是,這位道長居然見過師父,那時他正在恒山,說有一天看到來了一行人,其中一位相貌非常出眾,他長的“臉說長不長,說方不方,說圓不圓,這裡非常飽滿(道長用手指臉頰),是人中少有的容貌,非常不一般。”,他和師父交談,最後師父給他在紙上寫下了名字。後來道長差點就走入修煉,只因一個人說了不好的話,錯失緣分。在來之前,一位同修做夢到了印度,同修悟道應該是“應度”,或許是道長,或許是道姑,一定是應該得法的生命。 回家後,我對孩子講了上山的情況,孩子說:“道姑身穿藍青色水火道袍,袖口十分寬大,繡著花邊,背後有碩大的陰陽八卦圖,全身的衣服一塵不染,特別乾淨,而且感覺微微放著光芒,雙袖舞動時,空氣中會帶有陣陣清香。”。此時孩子突然說:“老爸,我又想起來許多道姑的話”,我一聽,趕快拿出紙筆,孩子邊講,我邊記錄,下面的話基本都是孩子複述道姑的原話,是一段道姑與師兄的對話。 道姑:“師兄,吾教師祖(師兄的師父)現在何處?” 師兄:“近年剛轉生於浙江,乃是一生意人,養魚為生,師祖轉生人間之緣由,吾已知七八分,乃是為了人間的一件大好事,可惜與此無緣。” 道姑:“此大好事是什麼?” 師兄:“非物、非神、非昆、非金、非聖、非鬼、非三界之常物,乃是一法門,在世間林林總總之法門中會有一個脫穎而出。得此好事者可霞舉飛升、不入輪回、躲過三災、消除業債、透過宇宙,超出三界不在五行。其教掌門乃非常人,早已修得三花聚頂、五氣朝元,功柱上抵九重宵外,下抵一十八層地獄,功果甚高,早已超卻吾等。吾看不到他功行有多高,只看到一片金光漫天徹地。” 道姑:“敢問師兄,此法門是什麼?” 師兄:“卻不敢說,天機不可洩露。世間有多少人為此好事,不遠萬里,冒著艱難險阻而來,卻十之八九逢入水火,陷入油鍋之中。” 道姑:“此法門比吾門此道如何?” 師兄:“吾安敢與其相比,吾若有螢火之光,他便是皓月之明。他等一年半載之力,便可抵得吾等萬年之功。” 道姑:“師兄為何不得此好事?” 師兄:“一是吾與此法無緣。二是吾實在是沒有勇力,吾想修得此法,必須要消去三花,閉了天目,消除胸中五氣,從頭開始,方可修得。三是人間實乃刀山火海,油鍋地獄,來者絕無生還之理,所以,修得此法之人,需是有緣,大智大勇,萬神之王才可去圓此事,汝待他們需是比待祖師也敬重三分。在不久的將來一切圓寂,吾也三生有幸得此好事,師妹不必擔憂。” 一天師兄在洞府閉關,突然感到洞外一股前所未有強大的能量,知道是此教掌門來了,師兄急切的想破門而出,可是卻被這巨大的能量封在洞中,如果強行沖出會被消去一切功果,等能量減弱師兄出得洞時,那人已經不見蹤影,師兄長跪于地,歎曰:“此人找吾易如反掌,吾找此人好比登天。” 在一九九九年夏天的一日,師兄突然言到:“吾感到巨大的壓力,似乎胸中有巨石一般,吾聯絡華山、九華山、普陀山、峨眉山的修道人,他們也有同感。”從那以後,師兄總是愁眉苦臉悶悶不樂,我看山中的土地神,腰背更駝了,牙齒也掉光了,走路遲緩。二零零三年的一天,與師兄在洞府打坐,師兄言到:“吾感到甚是憋悶。” 我說:“師兄,洞中空氣很好呀”,(此時道姑笑著對遊客說,我道行淺薄,施主勿笑) 師兄說:“這憋悶不是來自凡間,吾感覺由三界之外,一股巨大的正能量沖進三界,三界內哪怕一粒塵埃也盡在其掌控之中,因此有憋悶之感”,此後不久,師兄胸中的巨石漸漸移除了,又恢復了往日的心境。 一日師兄在洞中打坐,天目看到空中飛來五個圓圓亮亮的東西,狀若圓盤,師兄喝聲“起!”,便起於半空,那五個東西看到有人阻擋,發出耀眼的光芒射向師兄,師兄抬掌一擋,形成一個防護罩,那光芒不能近前,師兄用手一指,那五個盤子如枯葉般飄落于地,從中走出幾個綠色皮膚、背上有鰭,好似蜥蜴模樣的幾個怪物,師兄又用手一指,都呆若木雞,動彈不得,“你為何困我們?”,那幾個怪物說。 師兄說:“我知道你們是從木星而來,方才又做了什麼壞事?別說是困,就是讓汝那東西爆炸也是容易。” 蜥蜴人嚇的渾身哆嗦,聲音顫抖的說:“這裡本來就是我們的家,別說你這五臺山,就是地球原來也是我們的,是你們搶了我們的家,我們回來看看還不可以嗎?” 師兄聽到這麼說,就收了神通,放了它們,它們鑽進盤子了,須臾就飛上天空不見了。 一日吾在山中行走,有位遊人出於好奇吧,一直在後跟隨,他挺有錢,拿著日本產的傻瓜照相機不停的給我拍照,走到一個巨石跟前,看似是一塊巨石,在師兄的修為之下,裡面早已別有洞天,好似世外桃源,我走進巨石看那人圍著巨石不停的轉,口中嘖嘖稱奇。他回家後準備把照片上傳到網路,我就與他開了個玩笑,把他電腦上所有拍的照片全損壞了,而且檔案名都變成了“傻瓜”,為此,師兄還批評了我。 師兄經常談起現在人的科技,說那些就像是小孩玩的積木一樣。對修煉者來說什麼也不是,師兄給我打開的功能有一個是專門針對現在的電子資訊的,可以讓任何一個手機失去信號,(這時候,那個不住嘲笑道姑的遊客的手機就沒信號了,而且還自動關機了,怎麼開也開不了)。 其實常人的這點技術是很可憐的,我管的這些資訊在大道者看來不值一提,也沒什麼可說的。愛因斯坦、盧瑟福創立的原子學,發明的大炸彈(應該是原子彈)威力確實挺大的,前蘇聯的一顆大炸彈在這個空間威力巨大,但在另外那個空間卻不值一提,僅是微微晃動了一下,這是這次人類科技的頂峰,也僅此而已。所以人類對外星人造不成一點威脅,而外星人的科技卻能穿透另一個空間,人類的東西卻打不中它,那是因為外星人把自己藏在另外空間,在這個空間只露出一點形體而已,在外星人看來,地球人打它就好像一個人用棍子去打另外一個人的影子那樣可笑。而外星人卻能從另外空間對你造成傷害,敵暗我明,這怎麼能弄的過外星人呢?而功卻不同了,他能從各個空間進行封鎖,就像一張大網一樣,把物質在每個空間的形體全部都罩住,所以它是跑不了的。事實上,世間的每個修煉人都是有功的,他們的功只要一點點,就比那大炸彈大出千萬倍的威力。 (以下文字為孩子口述,一氣呵成,我做筆錄,未做任何修改) 二零零七年的一日,師兄閉目修神,忽然雙目一張,目射神光,打破洞府,對吾言:“吾去救大道之人,他們須是有難,待吾去救他一救。”說罷不見了。 師兄一直飛到河北,進了一家監獄,見裡面身有大道者,被殘害得不成人形(當今中國在獄中被迫害的修煉人,我想大家一定知道是誰),師兄歎曰:“怎奈當今世上如此大道之人也要遭難!”,忽見一獄吏鞭撻一大道之人,直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怎見那道人嘴如針線縫著一般也不開口,師兄見而歎曰:“大道者果然名不虛傳!”,師兄看那獄吏狠毒之模樣,不覺動了無名三味,心曰:“畜生怎敢如此!”,見那獄吏正舉鞭著打大道之人,師兄用手一指那獄吏就頓時如癡傻之狀,又見旁有一獄吏欲拿炭火燙那大道之人,大道視而不見,師兄於心不忍,用手一指又做移花接木之法,通過其道,把那大道之人換成另一獄吏,頓時燙翻在地,只驚得那獄吏魂飛天外、目瞪口呆,吱吱唔唔話也說不出些許,獄吏說:“我就不信這個邪!讓我再試一試。”,師兄用手一指,怎似當年濟公鞭撻之狀,受刑者實乃縣官,把那大道之體換成那獄吏之軀,頓時把自己燙翻在地,不省人事。大道之人見而笑曰:“我有神助,豈怕汝等鼠輩!”。 這是,監獄長過來巡視,忽見二獄吏昏倒在地,身上有燒烙之痕,不覺勃然大怒,指一大道曰:“罪犯敢如此大膽,傷我小卒,看我自動手。”,就從腰間掏出一把手槍,對準大道,師兄用手一指,把那槍口封住了,一開槍,待火光閃過之時,那槍已炸成碎片,把那監獄長也震暈在地,過了一會兒,一群獄吏看見監獄長暈倒在地,又見地上有手槍零散碎片,頓時不分青紅皂白,熄了獄中之燈,著手便打,等開燈再看時,只驚得魂飛魄散,只見十二三名獄吏,有七八名被打暈在地,其餘也有傷痕,師兄又用手一指,把那獄吏之魂指出竅外,頓時撲到在地。 忽見門外有一獄吏,跑去附近的派出所中,師兄未追趕,值此空余之時,一大道忽然睜開雙目,目射神光,射在師兄身上,師兄左沖右突,竟不能突出金光之外,慌得師兄連忙拜倒在地,口中曰:“尊神饒恕,尊神饒恕,方才之事是小神作弄,望尊神休要怪吾,望乞見諒!”,大道之人笑而不答,閉了雙眼,把神光收回。師兄忽見門外有兩名獄吏領著二三十個警員過來,個個手持刀槍,沖進牢房,不由分說,獄吏手中之棍,警員手中之槍頓時向那大道之人打去,師兄顯示隔離之法,把聲音隔除,又念動真言,把大道之人用神光護住,刀槍竟不能傷。師兄想:“這幫惡人竟敢如此作惡,鞭打好人,甚是可恨,看吾用平生之學予以治之!”,說罷,師兄念動真言,把手一抓,徑直把獄吏警員之魂魄抓在十層地獄之下,永世不得超生,自此警員與獄吏皆不復存在,化作陣陣黑霧,四散而去,此法乃鎮妖之惡法,不要說幾個獄吏,就是大羅神仙遇到此法也形神全滅。忽然,外邊響起警車的聲音,師兄盡平生所學,使得騰移之法,把眾大道之人頃刻轉出境外,自此,大道在那裡修身養性不提,師兄徑直還五臺山。 師兄在返回的路上,為不破人間之迷,必選擇高山荒野,走到恒山,忽見一陣烏雲,把那皓月也閉了,狂風四起,只見那烏雲裡面閃出許多菩薩、佛、道者之像,也有一些神聖,長著三四隻手,滿臉眼睛,怪模之樣,甚是不可形容,忽見裡面閃出一尊巨佛,師兄正欲待拜,開天目視之,只見那惡氣沖天,黑氣蔽日,直把整個恒山壓得半點光芒不見如墨汁一般,形式甚惡,只見那邪惡之氣,竟把那乾坤日月之空間都扭曲了,此時月黑風高,寒風習習,虎嘯狼嚎,烏鴉三唱,甚是不祥之兆,師兄大驚曰:“這都是一些神聖,怎得冒如此巨惡之氣?”忽聞那巨佛開口,聲音甚是冷酷,毫無半點憐憫之聲:“汝本修煉之人,為何在獄中無辜殺吾之人,甚是該滅,汝修煉之人,卻毫無憐憫之心,不講慈悲,竟還殺人,汝怎能對得起你那師父,今天吾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亂世殘渣,讓你師父沒有後顧之憂。”,言罷,只見那普天星相、滿天巨神,聚張大口,口中不停說:“該殺!該殺!”,此事不要說那恒山之地界,便那三界之內也叫得人人心驚膽戰,竟無一人敢下來相救。說罷,那巨佛把巨掌一推,頓時把師兄推到一十八層地獄之底,永世不得超生,盡受無世之痛苦。 此時,中國大山裡面的許多修道人都知道師兄的危難,他們一起發出功來相救,其中還有一位印度的修煉人,只見巨佛旁的一個菩薩,用蓮花指一指,把這些功全都擋在了恒山之外。 那巨佛見滅了師兄,便準備打開天門回歸天國,然黑雲中所有的佛道神拼盡全力天門卻紋絲不動,天之怒耳,他們就不得歸天國,他們來的時候用一個屏障封住了自己的功,以免毀了三界,此時,那巨佛想毀掉這個屏障,回不去天國,也要毀掉三界,但是不知為何,一個更強大的屏障罩在了它們屏障的外面,把它們全部封住了。 在同一時刻,十二位大道之人正在相聚,忽一人開口:“恩人有難!”,說罷閉了目,其餘十一位都閉了目,元神出竅都到了恒山,只見師兄站在那裡如癡如傻,又看那滿天惡氣,十二位大道之人把那惡氣圍住,登時念咒,只見從另外一空間射出萬道金光,先把那黑氣散了。巨佛大怒:“汝等小子,竟是誰?敢來阻我替天行道,于情於理甚是不通,把你們一起收了吧!”,有一大道站出曰:“你長得倒是神模樣,誰知裡面是啥東西?就好像淤泥外面披著華麗的外衣,垃圾餡的包子,不是好東西!看我扒了你這張狗皮,看看你本身是什麼模樣?”,巨佛大怒,與眾佛把手一推,竟現出一個巨大黑洞,入者絕無生還之理,好比那無間地獄,入者死,不復存在,靈魂消散。 一股巨大的黑氣從洞口沖出來,裡面走出一些黑麒麟、黑豹,黑虎……,盡皆是些髒黑之物,震動之聲貫穿宇宙。十二位大道正要迎敵,忽見天上開一道門,現出一隻金尾羽鳳(師兄的師姐,為救師弟而來),大叫三聲,虎豹豺狼皆死,忽見眾惡神中有人化成一條黑龍,徑直向金鳳沖去,只幾下就把那金鳳抓得羽毛盡落,巨佛用手一推,把金鳳推入黑洞之中,金光登時被黑霧吞噬,四散而去,金鳳魂飛魄散,形神全滅,十二位大道盡皆下淚。(孩子說聽道姑講到這裡也忍不住哭了) 只見巨佛冷笑三聲曰:“又除了一個不潔之人,眾神與吾共清這裡漆黑之物。”,一位大道曰:“呸!不看看自己是誰,土包子披了塊布也敢叫神?也不知誰是漆黑之物。”,說罷,十二位大道齊聲念咒,天上現出十二輪太陽(應是fa&$lun),直射金光,沖上九霄,直把那菩薩像、神聖像如磨石磨豆子一般,盡皆磨成灰飛而去,不像那師姐死時,金光四射,瑞氣千條,見那些惡神死時竟化作污泥塊,跌到地獄之底。 大道之人對巨佛說:“看看你道友的本相,包子皮被我們剝落,就剩下淤泥陷了。”,巨佛惱羞成怒,與那十二位大道一直僵持,兩掌一推,黑氣加重,十二輪太陽競相放光,一起抵住,漸漸太陽的光芒變淡,似乎不能堅持,就在此時,忽然天空中金光萬丈,直貫整個蒼穹,氣沖牛斗,早已驚徹宇宙之神,只見金光亮處,現出一尊大佛,兩手一轉,一合掌,那巨佛登時化作飛灰而去,大佛巨手一撈,把師兄從十八層地獄托起,推入身軀,登時三花聚頂,五氣貫胸,師兄兩眼睜開,曰:“苦殺我也”。霎時,大佛不見,十二位大道盡歸本軀,在家中個個睜目,競相撫掌大笑:“吾等了卻此事!”,後來師兄回到洞中,與那十二位大道打坐聯絡方知此事,只感激的老淚縱橫,只應了那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師兄身陷地獄之時,還見到被抓入地獄的警員靈魂,哭嚎著:‘還我命來!’”,惡狠狠的撲向師兄,被師兄兩眼一睜,一道神光沖出,把那陰魂盡皆消散,旁邊小鬼嚇得一起跪下,大叫曰:“尊聖,使不得,地獄乃至陰之地,不可見陽,望乞見諒!”,說罷,又是捶背,又是送湯,又是送面,還請入殿中入座,殿內一位陰司連忙讓座,十位閻王趕忙相迎,獻瓜送果,甚是禮節,原來,師兄被打入地獄,但卻才金光注射之時,宇宙盡知師兄冤屈。師兄被金光撈起,推入陽間軀體,死而復生,卻不知金光是何人所使。 師兄感歎曰;“從古至今,人皆迷在世間,能知修煉者,必是悟性心性善良之士,方可做得,若此修煉之士能遇到這等大好事,便是有大道之人,輪回萬世,又三生有幸,圓滿機緣,方可修得,此實珍耳貴耳。今獄吏竟無辜鞭撻修道清虛之士,真的過分,比那秦之趙高、漢之王莽、隋之楊廣、唐之朱溫、乃到清之和珅,更比那秦檜、忠賢、國忠、林甫、祿山之集大惡之奸人也恨上千萬倍不止,故此,吾今天開了殺戒,讓他們知道天威之怒,極力違法,便得那千刀萬剮,如不知悔改,便叫他在宇宙不復存在,方可正天之威耳!天之幸也,此大道之人皆堅強人耳,若非如此,便吾也奈何不得!” 回來後,師兄閉關數日,忽然,吾見師兄頭上三花盛開,目射金光,泥丸縱彩,丹田芳香,五氣聚胸,早已超出三界之外,不歸五行管轄,元來(孩子特別囑咐是‘元’不是‘原’)此事大功一件,師兄做得此事,乃受天之所遣,此行功德無量,頓時超出三界,便做那麒麟之主。師兄甚奇之,不見得有何功法功果有此道行,竟能使一修煉之人登時超出三界之外,此除釋迦、李聃、西方之教主,皆前無所能為之也。 師兄的師姐以前也救過大道之人,曾經有一個大道要遭遇車禍,師姐制止了,實際上是大道者前世命債前來索命,師姐對冤魂說:“如果你願意放棄索命,我就讓你到我的鳳凰世界做一個鳳凰。”,冤魂很高興的答應了,師姐用這樣的方法救了許多大道者,當師姐死後,這些冤魂找不到師姐,以為師姐在騙他們,就去找大道者,業力一下壓下來,他們就被抓了。 與師兄同門的師兄師姐當時有數千人,現在都為得這大好事轉生人間,但是結局卻很悲慘,其中,七八百人轉生為獄吏,還有的是富人、生意人、歌手,都在求財、求名、求利,其實,他們都想轉生在大道者家中,就算轉生中與大道者千絲萬縷的聯繫中有一絲一縷他們都覺得是幸運的,可是在轉生的時候卻被一股黑風刮得偏離了方向。 我問師兄,您教了我這麼多,為啥不做我的師父,師兄說:“吾沒資格做你的師父,吾也不是你的師父。” 我又問:“咱們修煉有期限嗎?”,“五載、六載、至多不會超出七載。”,師兄說罷撫掌大笑。 (道姑講到這裡,指了指腳登的布靴對遊客說) 施主知道我這靴子是什麼嗎?它名曰穿梭步雲履,我半個時辰由此走去五臺山,全仗此靴。這個靴子是我小時候母親所做,幾十年了,我一直穿著它,隨著我長大,它也長大,在靴子上慢慢的修出了一個八卦圖案,白邊也變成了金邊。我剛上山時穿的是母親做的小棉襖,山中潮濕,棉襖累贅,我就想丟棄,師兄說:“這是汝母親之骨血,不能丟棄啊。”,師兄就把它變成了一件道袍,冬暖夏涼,我一直穿到今天。 我沒有兄弟姐妹,母親已經去世,父親還在世,和他侄兒一起生活,我曾經想過去找父母,被師兄制止了,師兄說:“你如果去找,沾染了紅塵,上了七情六欲之火,就不可再修了。” 凡修煉者,不可動七情之欲,凡為之所動者,實為敗修耳,吾深知吾父在何方,但實不可去看,非吾不孝,實真修者所為之理也。 人世間的事情都不是偶然,二次世界大戰攪動了三界,那是更高的神做的,世間的一些天災多數是修道人做的,做這些是小菜一碟,還不用上蒼用力,師兄更是能讓河北地陷十裡,現在是時機未到,時機一到就讓北京沉到大海裡去,那時候絕不會心慈手軟,這些修道人就好像上蒼派來的間諜,監視人間的一舉一動,配合上蒼完成這次任務。 其實,一些瘟疫以及地質災害都是我們的傑作,像非典和印度洋大海嘯,還有泥石流。非典是一位雲南的修煉者派瘟神把瘟丹撒向江浙一帶,由南向北傳開,到河北一帶尤為嚴重,也是他們自找的,那兒的人一個比一個殘暴,你看那消防隊上寫的為人民服務,一派胡言,誰知道他救火之時把人家的財物給抓了一把,失主也無從查起。員警寫的為人民服務不辭勞苦,你看他們那神氣樣,對待囚徒連狗也不如,甚至不給他們飯吃,不讓他們睡覺,折磨他們,實在是狼心狗肺、豬狗不如!在打擊犯罪時卻你推我、我推你。這些犯人有很多是不該抓的,他們卻徇私枉法,亂抓一氣,真是撒旦的使者,那些被抓的人,有堅強的、有懦弱的,對懦弱的人我們也無能為力,他們被抓也是有原因的,你看那些堅強正直的人,不懼惡勢力,員警走過去卻視而不見,但當懦弱的人逃跑的時候,員警卻一眼就看出來了,那些人多數是不精進沒有真正的下定修煉的決心。哎!你們不知道現在的時局是怎麼樣的。 一天師兄長歎一聲,表情凝重的對我說: “時間不多了,該躲的躲不過,不該躲的卻總會來的,凡大道者不可生半絲懈怠,時局已迫,事情到了緊要關頭,你們萬不可懈怠,你們肩負的是拯救蒼穹眾生的使命,時光飛逝,每個人的性命在從你們身邊擦肩而過,這些生命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數也數不完,又好像劃過的陣陣能量,毫不停歇。” “哎!你們哪,我是情願幫助你們,但是,你們懈怠我也是著急沒辦法,你們還不知道肩上的擔子有多重,就像一條扁擔挑著兩桶水,水是芸芸眾生,你們好比那扁擔,一旦扁擔折斷,水四散流去,不復有生。現在的時間,十分緊迫,每一秒都是極其可貴,但分分秒秒都從你們身邊擦肩而過,誰也沒有能力將時間停止,時間是一個流動的東西,過去的絕對不會再返回。” “這次重任也只有天上的王,宇宙的主來做,也好比壁裡安柱,穩也不穩,哎!你們啊,是宇宙的精華所在,是宇宙最有能力的一部分,如果連你們也做不到,那真是沒有人能做到了。現在的時間啊,我們乃至更高層宇宙的王與主都願意以自己的全部性命來延長、維持、暫停這裡的每一分、每一秒,為你們的成功創造有利的機會。我們都這樣著急,你們為什麼一點也不著急呢?” “你們手裡抓著的是別人的命啊!把別人的命視作兒戲,哪有你們這樣做的?現在的時間已經不是用金錢能衡量的了,而是以生命為單位,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生命與你們擦肩而過,抓不住時間也就是抓不住生命,而逝去的就好比一條大河由西向東,裡面淹著許多人,你們在一處攔截救人,攔下的就是救了,攔不下的他們就永遠消逝了。因為大河絕對不會從東向西流,他們隨著時間的流逝永遠的消失了,這就好比時間奪取他們的生命,被共同毀滅在了這悲淒的天地之間!” “在世上每天都會有多少人離世?而離世的人也就隨著沒被撈上來的人,被大河無情吞噬了,趕不上這最後黃金時刻的末班車了。” “被救的人,你們是多麼的幸運啊,天上有多少生命羡慕著你們,哎!那些惡人哪,我覺得撒旦都比你們好,你們是惡魔的操刀手,也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被大河吞噬,但是,你們的毀滅為什麼卻要拉上其他的人,你們的心腸啊!”(道姑沉默了很久) 哎!大道們啊,千萬不能再懈怠啊!你把別人的命無情消逝,也是對自己的摧殘,該救的人沒救,你也是要犯罪的,一旦你往反方向走,你也會被大河吞噬,而你所代表的生靈和空間也會被大河吞噬,這滔滔的江水啊!(道姑又沉默了許久) 你們快點精進吧!我們巴不得替你們呢,為了拯救宇宙的生靈,我們就算舍去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你們啊,不要被凡間的塵土迷了眼,趕緊揉揉眼,精進修煉吧! 你們就好比倒立的金字塔的塔尖,塔尖一破,下面的基層也會坍塌,所以,做好這件事的根本在於你自己,如果根本動搖,這件事就徹底完了。如果這件事你們做不好,到時候讓你活你自己也不想活了。 所以哪,精進修煉吧!要拼了性命去做這件事,如果你們精進修煉,我們一定會給你們力所能及的幫助,這也是應該的,所以,幹這件事必須要提高你們的效率,不論用什麼方法,把成果放到最大,如果不精進,怎麼對的起你們的師父!(道姑非常難過),怎麼擔得起你們的這個名號!你們的師父為了你們乃至芸芸眾生付出的辛苦是你們想也不敢想的!他把該做的、力所能及的都做了,你們如果不精進修煉怎麼對得起他老人家! 所以哪,精進修煉吧!如果你們精進修煉,我會讓你們的效率提高十倍,但是這樣的人又有多少呢?在你們所做的事情幾乎一半全都是水分,你們怎麼這樣?你們可知蒼天有眼嗎?你們這麼做瞞得過上天嗎?你們如果還像小孩子那樣去哄你們的師父,那犯的罪可真是大了!(道姑沉默了很久) 你們知道你們為什麼後來偉大嗎?因為你們所做過的是我們想也不敢想的,如果你們不精進修煉,就算你們的師父讓你們在天上做我們的王,我們也絕對不會心服口服的,你們如果感到壓力很大,半途而廢,你們將會被全宇宙的生命瞧不起!你們肩負著擔天的重任,如果你們修不好,應該被你們救的生命將會化為泡影,你們也會化為泡影,你們救過的生命也會化為泡影! 來此地前吾兄對吾言:汝此去要等一行人,其中有一奇人,亦得大好事者,汝定將吾付之言道出,了汝機緣。吾亦知汝也想得此大好事,切莫心急,要靜心等待,待此大好事昭告天下,汝吾皆成正果。為兄之師有三罪,沉淪世間罪之一也、不明真言罪之二也、信奉xied罪之三也,可謂罪上加罪,若此事可成則吾師之罪可免,若此事不成,吾師完矣,吾矣受牽! 為此,吾兄特令吾走出深山,多年前即來此絕境,只為等汝一行人,道破天頂,了此機緣。吾兄言大道者精進成度會在此事完結前一年成定格,趁此時機未晚,望汝等比往常精進十分,否則悔之晚矣!至此事之末端,凡不精進者,後悔之聲震徹天地,欲亡斃者竟有半數! 我本不輕易開口,今乃天數註定,有道者在此,又有師兄之命,我才不得已開口,我是落葉歸根,四處為家,哪裡也可以是我的家,一塊石頭,一粒沙子,一段枯木都可以是我的家! 時機已到,我該走了,哎!施主們,如果有緣,我們還會相見的,希望你們把這件事告訴更多的人,時不待我!時不待我! (說罷,道姑就告辭離去了。孩子順著道姑走的方向跑過去,僅僅兩分鐘,道姑就蹤跡全無了。) (出於某些原因的考慮,文章略有改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QuickMark | 製作條碼 - QR Code 條碼產生器, Data Matrix 條碼產生器, Quick Code 條碼產生器 (Web,Contact,Communication,Security,Text)

經營團隊 � appWorks Ventures 之初創投

代理商 | 瑞薩電子 (Renesas Electronics)